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高压气浪 >

为什么叫“国际玩笑”?是什么意思?

归档日期:11-29       文本归类:高压气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为什么当别人的话很可笑的时候,就说是开“国际玩笑”?这个名称是怎么来的,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是“国际玩笑”而不是什么“希腊玩笑”“中国玩笑”“法国玩笑”什么的?...

  为什么当别人的话很可笑的时候,就说是开“国际玩笑”?这个名称是怎么来的,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是“国际玩笑”而不是什么“希腊玩笑”“中国玩笑”“法国玩笑”什么的?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国际玩笑 一词源于冷战时期的U-2击坠事件。1960年5月,一架美国洛克希德U-2侦察机在苏联执行侦查活动时,被苏联SA-2防空导弹击落,并活捉了跳伞了的飞行员鲍尔斯。按苏联总理赫鲁晓夫的指示,苏联在对外公布时这一事件时,没有透露飞行员是否生还。

  于是美方认为飞行员鲍尔斯已经死了,且因为飞机有自行爆炸装置,即使坠落也不会留下什么证据。为了掩盖对苏联的间谍活动,美国发表声明,宣称该飞机为一架“天气调查飞机”,驾驶员的氧气系统在飞越土耳其时出现问题而迷航进入了苏联领空,并声称绝对无计划意图侵犯苏联领空。

  但到了5月7日,赫鲁晓夫发表了一个惊人言论:我一定要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第一次报告时是刻意没有说那驾驶员仍然生还,现在看看美国人说了多少蠢话。不单只鲍尔斯生还,飞机残骸也基本完好。美国人的谎言被赫鲁晓夫无情地揭示在世界面前,使世界舆论大跌眼镜,美国十分尴尬。

  1、意大利的军队有一次找不到适合放置炸药的仓库,便心想教堂不会遭到敌军的空袭,于是将100多吨的炸药堆到了城市中间的圣纳扎罗教堂。结果教会尖塔被雷劈中,城市更是因大爆炸而瞬间炸飞了五分之一。

  2、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扛着现代化的武器去打埃塞俄比亚那群扛着长矛鸟枪的军队居然被打得节节败退,一直退回了老家。法国人因此还在意大利边境竖了张牌子,上面写着:请注意,这里是法国。以此来嘲笑意大利。

  3、1940年6月30日,意大利驻利比亚总督巴尔博元帅在托卜鲁克上空飞过时被意大利自己的高射炮兵击落。意大利人为了掩饰这一悲剧事实,便宣布元帅是在同英国人进行空战中遇难的。

  世界人种很多,即使同一个国家的民族也很多,所以不同种类的人的幽默观也不一样,如果你开了一个玩笑,说是“国际玩笑”,就意味着你的玩笑开得很大,国际通用的意思,无论哪国人,哪个种族的人都会觉得好笑。你理解了吗?

  展开全部英国前首相莎切尔夫人在国际政坛上素有铁女人之称,各国元首都心向往之,巴不得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其中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更是下定决心要上这位艳冠群芳的铁女人。于是通过各种国际场合正式和非正式的会晤和莎切尔夫人套近乎。终于有一天,戈尔巴乔夫睡到了莎切尔夫人的床上。那副得意的相。恩,真满足啊!戈尔巴乔夫玩事后边穿衣服边戏谑夫人说到:唉,社会主义终于站胜了资本主义!莎切尔夫人看看得意的总统,轻蔑的说:你社会主义都已经疲软了,而我资本主义还没到高潮呢!你得意个啥?第二年,苏联解体!!罗老板开发的罐头因为打了“绿色食品”的牌子成了城里人的抢手货,雪片般的定单在他眼里好象花花绿绿的钞票,因此,他将一个肥硕的身躯塞进办公桌后面的老板椅里两道眉毛笑成了弯豆角,老远就听到了他的“日Ma”声,别以为他在骂人,这是他的口头禅,特别是在高兴时,他就爱“日Ma”。

  办公室的门无声地开了,随着一股香风,胸肌发达的女秘书笑容可鞠地站在他的面前,她的背后是副镇长马大花陪着个牛高马大的洋人和一位人见人爱的靓妹儿向他走来。马大花先打个哈哈说:“罗老板,这是外宾罗伯特先生;这是市外事办的“翻泽”。”马大花把“翻译”念成“翻泽”,罗老板文化不高,自然不知“翻泽”是什么官。只有白翻译露出了难以查觉的叽笑。

  洋人当然不知所云,见人嘴动就“Ok,Ok”。罗老板暗忖:这洋鬼子也姓罗?但老子是唐朝大将罗成的后代,同姓不同宗。想来祖宗他老人家不可能到外国去传宗接代的,于是一种根正苗红的优越感从心底升起。但顾客是上帝这个道理他是知道的,忙从座椅上弹了起来向客人伸出了手。

  白翻译见他一脸茫然,忙补充来意:“罗伯特先生是来考查你的绿色食品罐头的。”

  “How do you do!(您好)”罗伯特礼貌地问候着,并揣摸翻译的语意友好地点头说:“Yes,Yes!”(是的,是的)。

  马副镇长认为这两句洋话好懂,自作聪明地解释:“不是好豆豆,是猴头菌罐头,银……色?不!是绿色食品。”罗老板也连连“日……Ma”着解释他的产品是地地道道的绿色产品。

  “What`s……日……Ma?(什么是日Ma)”老外听到罗老板一口一个“日Ma”,以为“日 Ma”一定是新产品,因而打断他的话扭头问翻译。深知这句国骂的含意,直译就是与你妈上床或是当你妈妈的情人。但一个未婚大姑娘怎么译呢,因此,只好对老外耸肩摊手。哪知固执的老外对生意上的事是认真的,生气地说:“I don`t Like it ,Miss Bei(我不喜欢你的解释,)”

  翻译就是母语与外语或者两种语言间的桥梁,摇头不知是一种失职,急中生智,只好偷换概念:“日……Ma就是太阳Mummy, MADE IN CHINA (太阳妈妈——中国特产)”。

  罗伯特曾学过几句汉语,但他的教科书上没有“日Ma”这个词,既然说是中国的特产那这个“日Ma”一定是好产品。不知是女翻译牵强附会的翻译天衣无缝呢,还是那性感的小嘴吐出的译文将这句汉语垃圾注释得温文尔雅,竟使罗伯特高兴得手舞足蹈,英语夹着汉语一起喊了起来:“Lovely!(太好了)我回去一定要日Ma!”

  罗老板,马大花这回倒是听懂了洋人的大概意思,他们不知老罗先生吃错什么药,为什么这时候会想起那种事,不由得“哈哈”“哧哧”双双笑出声来。

  知道他们笑什么,她特别就反感说粗话的人,于是挖苦道:“其实,洋先生是称赞你很有孝心 !”“有孝`````心?这和我们产品有何关系?”罗马两人都觉不可思议。

  进餐前,将罗老板拉到一边。鼓起勇气说:“罗老板,你能否不带……不带那个词。”

  女翻译在不同文化背境的洋人面前的潇洒荡然无存,但她清楚,现在不把话说到位,一会在餐桌上罗老板肯定还有更多的打胡乱说搔挠自己。因而咽了一口唾沫,涨红着脸轻声说 :“就是……就……是日……Ma!”

  “啊!”罗老板张大了嘴,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国骂已经引起“外交”误会了。

  素有马大哈之称的马大花偏偏精于迎来送往之道。她审时度势,这里数自己官最大,于是以主人身份举起酒杯致辞:“罗先生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她想,套用纪念白求恩的话不会错,“我们全镇人民欢迎你,来,我敬你一杯。”

  罗马二位差点喷饭,马大花对罗老板耳语道:他把我们名姓都说反了,随即转头对老外说:“三口?我们敬客人历来是一口干。”说完一饮而尽,将空酒杯倒举向客人示意。

  在国外,与女士斗酒有失绅士风度。因此罗伯特双手直摇:“NO!NO`````!”

  “漏?”马副镇长举起酒杯对着灯光照了照,哈哈一笑:“没漏,没漏,我全部喝光了的。”

  啼笑皆非,心想,幸好洋先生中文有限,否则,这对宝贝真是在开国际玩笑。

  席间,罗老板大侃经营之道。碍于女翻译的面,罗老板想避开那可恶的单词,哪知顾此失彼,说到忘形处,另一个词又从他嘴里蹦了出来:“球!”

  “What`s 球 ! Sir?(什么是球,先生)”罗伯特认为“球”可能又是一种新产品,“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的?)”

  “这洋鬼子还会骂私儿?”罗老板对说,但感情上却与罗伯特拉近了许多。

  女翻译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解释说:“不是私儿,是尊称你为先生。同时她很悲哀,Made in china文明的同时,也Made in china一批语言垃圾的载体——文盲和官场混混儿。

  对汉文化糟粕虽然知之甚少,但像“球”这类单词在一些文化层次较低的群体中使用频率之高,她是略知其含意的,急中生智,她突然想到“球”是圆型的,只好懵懵老外了,于是用手在空中画了个圆圈。

  “oh! golf!”(哦!高尔夫球)但罗伯特似乎发觉言行有异,“AH, I See, Basketball。(啊,我明白了,兰球。)”他自作聪明地用双手比划着兰球的大小直视,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复。

  进退维谷,见到马大花正夹着鸡肾送往嘴里,情急中觉得鸡肾更贴近罗老板的“球”,于是指着鸡肾:“I t ` s 球(这就是球!)”说完,一张粉脸羞得通红。

  罗伯特将一个鸡肾送进嘴里,忙不迭地赞叹:“Oh!Lovely,I t`s球,I like球!(啊!这球太好吃了,我真喜欢吃球!)”他问马大花,“You like 球?Eat it?(你喜欢吃球吗?)”

  马大花见洋人在叽叽咕咕地什么“又难看的球,已得球”,忙含含糊糊地点点头:“好球,好球!不难看!”

  罗白特把探询的目光投向,读懂了他眼光中的含意,她懊恼看了罗老板一眼说:“No , I don`t like”(不,我讨厌球!)

  只好回答:“Because I `m fatter”(因为我太胖了。)其实,并不胖,但她已经穷于应付,只好搪塞着。

  罗老板对佩服得五体投地,心想:这小妞真她妈了不起,老子连中国的英语都不会,她还会外国的英语。

  饭后,罗伯特与罗老板签定了在海外代销其产品的协议。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唠叨着“太阳Mummy”、“球”。长长地舒了口气,这种尴尬场面总算结束了,但她不明白,罗老板腰缠万贯,为什么脑里一片空白,马大花这种傻大嫂为什么能官运享通,当什么一镇之长。

  展开全部英国前首相莎切尔夫人在国际政坛上素有铁女人之称,各国元首都心向往之,巴不得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其中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更是下定决心要上这位艳冠群芳的铁女人。于是通过各种国际场合正式和非正式的会晤和莎切尔夫人套近乎。终于有一天,戈尔巴乔夫睡到了莎切尔夫人的床上。那副得意的相。恩,真满足啊!戈尔巴乔夫玩事后边穿衣服边戏谑夫人说到:唉,社会主义终于站胜了资本主义!莎切尔夫人看看得意的总统,轻蔑的说:你社会主义都已经疲软了,而我资本主义还没到高潮呢!你得意个啥?第二年,苏联解体!!罗老板开发的罐头因为打了“绿色食品”的牌子成了城里人的抢手货,雪片般的定单在他眼里好象花花绿绿的钞票,因此,他将一个肥硕的身躯塞进办公桌后面的老板椅里两道眉毛笑成了弯豆角,老远就听到了他的“日Ma”声,别以为他在骂人,这是他的口头禅,特别是在高兴时,他就爱“日Ma”。

  办公室的门无声地开了,随着一股香风,胸肌发达的女秘书笑容可鞠地站在他的面前,她的背后是副镇长马大花陪着个牛高马大的洋人和一位人见人爱的靓妹儿向他走来。马大花先打个哈哈说:“罗老板,这是外宾罗伯特先生;这是市外事办的“翻泽”。”马大花把“翻译”念成“翻泽”,罗老板文化不高,自然不知“翻泽”是什么官。只有白翻译露出了难以查觉的叽笑。

  洋人当然不知所云,见人嘴动就“Ok,Ok”。罗老板暗忖:这洋鬼子也姓罗?但老子是唐朝大将罗成的后代,同姓不同宗。想来祖宗他老人家不可能到外国去传宗接代的,于是一种根正苗红的优越感从心底升起。但顾客是上帝这个道理他是知道的,忙从座椅上弹了起来向客人伸出了手。

  白翻译见他一脸茫然,忙补充来意:“罗伯特先生是来考查你的绿色食品罐头的。”

  “How do you do!(您好)”罗伯特礼貌地问候着,并揣摸翻译的语意友好地点头说:“Yes,Yes!”(是的,是的)。

  马副镇长认为这两句洋话好懂,自作聪明地解释:“不是好豆豆,是猴头菌罐头,银……色?不!是绿色食品。”罗老板也连连“日……Ma”着解释他的产品是地地道道的绿色产品。

  “What`s……日……Ma?(什么是日Ma)”老外听到罗老板一口一个“日Ma”,以为“日 Ma”一定是新产品,因而打断他的话扭头问翻译。深知这句国骂的含意,直译就是与你妈上床或是当你妈妈的情人。但一个未婚大姑娘怎么译呢,因此,只好对老外耸肩摊手。哪知固执的老外对生意上的事是认真的,生气地说:“I don`t Like it ,Miss Bei(我不喜欢你的解释,)”

  翻译就是母语与外语或者两种语言间的桥梁,摇头不知是一种失职,急中生智,只好偷换概念:“日……Ma就是太阳Mummy, MADE IN CHINA (太阳妈妈——中国特产)”。

  罗伯特曾学过几句汉语,但他的教科书上没有“日Ma”这个词,既然说是中国的特产那这个“日Ma”一定是好产品。不知是女翻译牵强附会的翻译天衣无缝呢,还是那性感的小嘴吐出的译文将这句汉语垃圾注释得温文尔雅,竟使罗伯特高兴得手舞足蹈,英语夹着汉语一起喊了起来:“Lovely!(太好了)我回去一定要日Ma!”

  罗老板,马大花这回倒是听懂了洋人的大概意思,他们不知老罗先生吃错什么药,为什么这时候会想起那种事,不由得“哈哈”“哧哧”双双笑出声来。

  知道他们笑什么,她特别就反感说粗话的人,于是挖苦道:“其实,洋先生是称赞你很有孝心 !”“有孝`````心?这和我们产品有何关系?”罗马两人都觉不可思议。

  进餐前,将罗老板拉到一边。鼓起勇气说:“罗老板,你能否不带……不带那个词。”

  女翻译在不同文化背境的洋人面前的潇洒荡然无存,但她清楚,现在不把话说到位,一会在餐桌上罗老板肯定还有更多的打胡乱说搔挠自己。因而咽了一口唾沫,涨红着脸轻声说 :“就是……就……是日……Ma!”

  “啊!”罗老板张大了嘴,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国骂已经引起“外交”误会了。

  素有马大哈之称的马大花偏偏精于迎来送往之道。她审时度势,这里数自己官最大,于是以主人身份举起酒杯致辞:“罗先生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她想,套用纪念白求恩的话不会错,“我们全镇人民欢迎你,来,我敬你一杯。”

  罗马二位差点喷饭,马大花对罗老板耳语道:他把我们名姓都说反了,随即转头对老外说:“三口?我们敬客人历来是一口干。”说完一饮而尽,将空酒杯倒举向客人示意。

  在国外,与女士斗酒有失绅士风度。因此罗伯特双手直摇:“NO!NO`````!”

  “漏?”马副镇长举起酒杯对着灯光照了照,哈哈一笑:“没漏,没漏,我全部喝光了的。”

  啼笑皆非,心想,幸好洋先生中文有限,否则,这对宝贝真是在开国际玩笑。

  席间,罗老板大侃经营之道。碍于女翻译的面,罗老板想避开那可恶的单词,哪知顾此失彼,说到忘形处,另一个词又从他嘴里蹦了出来:“球!”

  “What`s 球 ! Sir?(什么是球,先生)”罗伯特认为“球”可能又是一种新产品,“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的?)”

  “这洋鬼子还会骂私儿?”罗老板对说,但感情上却与罗伯特拉近了许多。

  女翻译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解释说:“不是私儿,是尊称你为先生。同时她很悲哀,Made in china文明的同时,也Made in china一批语言垃圾的载体——文盲和官场混混儿。

  对汉文化糟粕虽然知之甚少,但像“球”这类单词在一些文化层次较低的群体中使用频率之高,她是略知其含意的,急中生智,她突然想到“球”是圆型的,只好懵懵老外了,于是用手在空中画了个圆圈。

  “oh! golf!”(哦!高尔夫球)但罗伯特似乎发觉言行有异,“AH, I See, Basketball。(啊,我明白了,兰球。)”他自作聪明地用双手比划着兰球的大小直视,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复。

  进退维谷,见到马大花正夹着鸡肾送往嘴里,情急中觉得鸡肾更贴近罗老板的“球”,于是指着鸡肾:“I t ` s 球(这就是球!)”说完,一张粉脸羞得通红。

  罗伯特将一个鸡肾送进嘴里,忙不迭地赞叹:“Oh!Lovely,I t`s球,I like球!(啊!这球太好吃了,我真喜欢吃球!)”他问马大花,“You like 球?Eat it?(你喜欢吃球吗?)”

  马大花见洋人在叽叽咕咕地什么“又难看的球,已得球”,忙含含糊糊地点点头:“好球,好球!不难看!”

  罗白特把探询的目光投向,读懂了他眼光中的含意,她懊恼看了罗老板一眼说:“No , I don`t like”(不,我讨厌球!)

  只好回答:“Because I `m fatter”(因为我太胖了。)其实,并不胖,但她已经穷于应付,只好搪塞着。

  罗老板对佩服得五体投地,心想:这小妞真她妈了不起,老子连中国的英语都不会,她还会外国的英语。

  饭后,罗伯特与罗老板签定了在海外代销其产品的协议。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唠叨着“太阳Mummy”、“球”。长长地舒了口气,这种尴尬场面总算结束了,但她不明白,罗老板腰缠万贯,为什么脑里一片空白,马大花这种傻大嫂为什么能官运享通,当什么一镇之长。

本文链接:http://cilingue.com/gaoyaqilang/924.html